www.flickr.com

2009年2月24日

我家

走出巷口時見到一男子坐在車上抽煙,那神情讓我想起之前工作遇到的一些男人,有的也在車中點煙,吸吐之間流露的放鬆神情,彷彿那是他唯一的家;有的窩在隔板區分的小辦公空間,即使手邊不忙也不大願意回那個所謂的家。這樣的畫面會聯想起一些老梗的九點連續劇,太太對於先生老不在家非常生氣。先生反駁道:我現在不就在家嗎?老婆反譏:但是你的心不在家!畫面在小孩哭鬧聲、微慍太太的淚痕及先生無語凝結的氣氛淡出。

所以明白,家,似無法定位在某路某號之地理座標,不見得以鋼筋或磚瓦建材打造。家,我存在的地方,確切點說是依心而在的位置與意識所定,窩在家裡那溫暖舒適的狀態,能存在於步行裡,一場有趣的對話,夕陽下的老舊小巷,靜甯的咖啡館,或豢養的白橘相間小貓兒裡。或者,家該是這個有著溫熱血液流動的軀體;我羨慕心定的人,打造了堅固的家,總不是野狼張口一吹他人惡意一戳便崩坍的家。

而我是否夠信任自己的身心,信賴這親自打造的住所,當我的身體幻化為一葉舟,帶我渡生命之河,旅途中如家給我庇護與安歇,怎能不感謝這小家領我至此。雖說我這身心之家不夠大氣,某些部份太過脆弱,也不太能泰然安若面對突來考驗,是該持續把自己的家打理好,才得邀人入駐一觀。

又想到,那種逃離家的叛逆,將自己扔在不斷變換空間的旅者,似亟欲掙脫些什麼,那樣的離家,原來是離開自己。


1 則留言:

凱小文 提到...

又想到,那種逃離家的叛逆,將自己扔在不斷變換空間的旅者,似亟欲掙脫些什麼,那樣的離家,原來是離開自己。

妹,這句寫得非常好。9.5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