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2013年4月2日

跛腳


回春
小年夜,在後車站辦年貨走晃一下午,回程竟覺左腳底緊疼無法行走,只能將重心放在右腳半踮半跳搭車回家。隔日是除夕,想想跛腳也不是需掛急診的大事,既沒跌倒,也沒受傷;那可能不脫筋膜炎或肌腱炎,先吃個止痛藥擋著,整個年假苦臉走得痛歪歪,撐到連假結束上醫院。



成語「一波三折」是喻事情曲折多變化,我是一「跛」三折,跛腳連看了三個醫生。

在T大掛了足踝外科。醫生以超音波檢查後,說關節有發炎與積水現象,要穿運動鞋,開了我之前吃的止痛藥的兩倍劑量。

遵囑服藥隔幾日腳痛與腫脹也不見好轉,只好換家診所。醫生聽完我的敘述,加上目測說是肌腱炎,開了消炎止痛藥、肌肉鬆弛劑與維生素B群,並安排電療與冰敷,相較於T大只有止痛藥似乎很完備啊。電療很麻,做完腳痛真的有緩解些了。

忍術電療法
敷布上的星芒有若忍術,是誰對我的腳佈下結界,封印行走的能力?

失去才能喚起擁有的珍視。我是這麼喜歡獨自晃遊,在被奪去自在行走能力前,我毫無所覺,踏出的每一步都是理所當然的身體反應。而今每一步我都能感受到肌肉的收縮與痛楚,原本行走無礙的右腳,因為左腳懼痛重心失衡而過度使用某些肌肉,也開始鐵腿酸痛。

我躺在床上,想著以前上班趕打卡趿著跟鞋飛奔的模樣,想著行動不便的媽媽扶著堤防溜冰場扶手走路復健的模樣。我的腳,是我乘坐的舟筏,帶著我晃盪三十餘載。而今船身出現裂縫,行舟人除了賣力修復外,也多了忽老的感嘆。

乍老
(有嬰兒推車可坐為何要坐輪椅呢。)

服藥又過了一星期,腳傷積久未癒極惱人,火大又換家骨科。這次醫生聽完敘述,示意我無須多說,速速去照X光。待X光影像出爐,微笑著跟我說「不管妳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妳的蹠骨有骨折。」。醫生指著X光上的左腳中指趾骨說「這很細微,也許妳看不出來,但骨折的骨頭附近已經開始癒合並長出修復組織,跟旁邊未受傷的平滑骨頭不同,妳一個月後再照X光會更明顯。」肌腱炎吃了藥不會拖這麼久,定是其他地方有傷;而蹠骨壓力性骨折的情形容易發生在當兵的急行軍上,看來我真的走太凶:P

看腳也要打針
打了消炎針跟一劑營養針,拿到的藥袋上寫著「足挫傷、足及踝部之肌腱滑囊炎、蹠骨骨折」,感覺好像很嚴重,簡單講就是左腳中指骨頭有壓力性骨折,且有因腳傷無法正常走路引起的筋肉酸痛發炎現象。骨頭已經開始癒合,剩下的就是休養與等待。

醫生和我約了一個月後再照X光追蹤狀態,休養兩個月不能跑跳,副作用是養出快三公斤的肥油,有朝何嘉文發展的趨勢。養傷迄今可以正常走路,但左腳有留個淡淡的烏青印未退,似乎是在提醒自己別走跳的太囂張。

3 則留言:

weihsi 提到...

感想真的是術有專攻耶,仔細想想也不能說之前的醫生誤診。

chatte 提到...

@weishi
我該回貨比三家不吃虧嗎XD
(其實我覺得第一次去T大就應該要照X光耶,因為我連假就已經吃Voren,拖過連假腫痛都未消,這些我都如實跟醫師報備過,醫生卻只有開Voren加倍份量。)

weihsi 提到...

所以疑似問診時間過短?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