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2011年1月17日

血淚母乳之路

DSC_5044
產前忙擔心分娩種種狀況,對於哺育母乳抱持著「女性天職,吸了就有」的樂觀心態,卻怎麼也料不到折磨我最甚的竟是哺乳。本以為連滿月都撐不過,苦撐至今也全母乳近五個月,回首自己充滿血淚的艱辛哺育歷程,真該頒給自己「最佳苦情女主角獎」。

產後首次親餵母乳,乳頭隨即因喵寶的猛啃亂咬而破皮,哺育的慘烈到月子中心後未見好轉,破皮之後便是流血,每回親餵有若鐵火鉗炙夾乳頭,扭轉亂扯的親餵酷刑總使我心臟緊縮呼吸欲停,這側乳頭吸完正血跡斑斑,另側乳頭則血痂處處,想到沒多久血痂乳頭又得上場應戰,心情好比引頸就戮的慷慨壯烈。我的乳頭悲慘程度連護理師看了都直搖頭,建議我暫停親餵,讓乳頭休息恢復,就這麼開始了擠奶的酪農生涯。

嬰兒室護士說喵寶不肯杯餵,只能瓶餵;每三小時喝70ml,沒幾天便改成每四小時餵90ml。我有些納悶嬰兒的彈珠胃哪能容得了這麼多奶,且之前在醫院也杯餵的好好的,改成瓶餵很怕喵寶乳頭混淆不吸乳頭。但母親哪捨得讓孩子餓著?嬰兒室說的只好照單全收,視追奶為要緊之務,想辦法擠出最多的母奶讓護士餵食。
母乳之路母乳之路
▲左圖:剛開始的奶量 ▲右圖:後來的奶量

追奶最重要的就是增加擠奶頻率,比照新生兒吸奶時間約每三四小時就要擠,夜間泌乳激素分泌高峰更要把握,切不能貪睡不擠。剛開始擠奶還擠出粉紅血奶,很是嚇人。但追奶的決心成功了,奶量從每次60增加到100、120、慢慢的衝上200、220,我也從嘎嘰嘎嘰亂叫的手動擠乳器轉用電動擠乳器,總算不用擠到虎口酸痛手快廢。
坐月子前期,總於半夜起床兩輪,換掉溢奶溼透的睡衣,扭開小燈與桌上的擠乳器,攤開《新生兒父母手冊》,再拿瓶止渴的統一蜜豆奶,伴隨著卜咻卜咻的馬達幫浦聲響,獨自坐在空蕩蕩的房間裡擠奶。

母乳之路
護士說,我的奶把冰箱塞爆了,得請我買母乳袋冷凍保存。瓶餵的酪農業看來還算順遂,但問題來了:喵寶開始不肯吸乳頭,她產生乳頭混淆了。

對嬰兒來說,使用奶瓶喝奶是容易的,瓶裡的奶不需太費力吸吮便會汩汩流出。吸吮母親乳頭是辛苦的,含住整個乳暈好比將拳頭塞進嘴裡,更得用力吸吮才吸得到奶,寶寶往往吸得一身大汗。當寶寶習慣省力的方式,自然不願意再以費力方式喝奶,且使用吸奶嘴的方式吸吮乳頭也容易造成乳腺阻塞。和護理長討論後,我們決定捨棄瓶餵,改回全親餵讓喵寶重新習慣吸吮乳頭。這決定很關鍵,它讓我月子中後期完全陷入煉獄。

吸奶的力氣
改成全親餵後,喵寶每回吸奶就像把乳頭當安撫奶嘴,只吸五分鐘就不吸了。她吸的奶量遠不及嬰兒室灌奶的量。親餵幾次折騰下來,嬰兒室又把喵寶帶回,用奶瓶補個100ml母奶,免得她餓著。在產量與移出量相距甚大的狀況下,我開始塞奶,就算吃卵磷脂、按摩、給寶寶吸都沒用,塞奶的情形由一小節結而至整條乳腺,終蔓延至整大片胸部,硬如石塊,脹痛難耐,舉臂維艱。

塞奶的痛是不比生產的劇痛。但生產是短暫的,減痛一打,咬牙一忍就撐過去;塞奶卻是日日長期緩慢凌遲。乳腺像血管一樣,伸縮彈性不算太好,一旦塞脹,便若手臂浮起的青筋,整片胸部因塞脹而變形,表層的靜脈與微血管因撐脹而清晰可見,乳房輕觸則痛,慘的是擠乳器擠不掉,喵寶吸也吸不掉,塞奶的痛楚漿我打入充滿淚水的煉獄。

我沒請月子中心的人幫我嗎?其實我在一出現小結節時就請護士來幫我通乳腺了。只是月子中心的護士的兩光技巧,怎麼使力擠就是只滴個幾滴,奶根本按不通。後來乳頭出現小白點,想請護士以針幫我挑掉,護士說此為侵入性處理,她們沒辦法做。我請老爸帶縫針,自己拿打火機火烤針頭挑掉。我想辦法避免塞奶惡化為乳腺炎,能用的辦法我都做了,卵磷脂三餐吃,還一次吃三顆,洗澡按摩疏乳棒壓按冷敷熱敷手擠機器擠,連超音波按摩儀都買了,硬塊依然,乳腺不通就是不通。

塞奶情形一直不見好轉,疼痛日趨轉劇,以淚洗面是月子便飯。喵寶餓了,哭著要我餵,我掏出奶餵她,淚就不能控制的流,問她為何沒辦法把硬塊吸掉,怎只吸五分鐘就停?倘若奶水能像眼淚這般順暢的流該有多好?我查了網路上所給的通乳高手電話,打去卻發現她已不在醫院服務。撥電話給母乳專線,離月子中心最近的母乳親善醫師剛好休診。直接和其他母乳親善醫師線上諮詢,除了親把喵寶帶到現場看吸吮狀況,西醫的處理大概就是開抗生素與止痛藥,最終還是要把奶擠出來。我就塞住擠不出來啊。在退奶之前,我還想努力,作最後的掙扎。

離開月子中心那天早上,我用手動擠乳器擠出一堆橘紅色的液體,也說不上是血是水還是膿;看著政府「母乳最好」的溫馨哺乳衛教宣傳照,淚流滿面的我其實感覺不太到養兒育女的喜悅,想到產後每天時刻跟隨的漲奶痛,親餵的乳頭痛,擠奶後的手痛腰酸背痛,每日睡眠不足的疲累,最後還得面臨可怕的乳腺炎,嚴重的得開刀清膿,癒合後還擔心會有後遺症,我真懷疑哺乳是最溫馨甜蜜的禮物,這簡直是對我的懲罰,是一條母乳毀滅之路。

返家後最困擾我的已經不是新生兒照護,而是乳腺炎的開刀陰影,伴隨著塞奶的疼痛,讓我每天活在恐懼裡。我爸心疼我這般受苦,怒斥要我去退奶。是啊,退奶是我最後的底線,是幻想裡的涅槃,一旦退奶,苦痛遠矣。喝母奶與配方奶一樣都長得大,我這代不也是喝奶粉過來的?但我心有不甘,身邊的人都是愁沒奶而退奶,我不是奶不夠而是奶太多塞住必須退奶啊!況且退奶藥不是一吃就乳腺暢通立即見效,塞住的奶還是得讓它暢通才能退奶。

淚,依然天天流,不比瓊瑤戲裡苦情女主角流得少。夜半起床親餵喵寶喝奶,我邊哭邊幫她拍照,請她認真喝吧,這樣偎著母親乳房吸吮的時光也許不再有了。往後看了照片,要記得媽媽為了餵她母奶曾經這麼努力過。

我輾轉找到一個退休護理長,這是決定退奶前的最後希望。這位退休護理長人稱「阿長」(ㄓㄤv),接了電話,成為我的人生救星。

阿長看了我的胸部,搖頭說先幫我通,右邊看來已經乳腺發炎。她的手勁之猛,阻塞的乳汁瞬間四射。阿長怕女孩子哭,跟我說我再哭她就不敢擠了。我說沒關係,盡量用力擠,只要乳腺能通,這種短痛忍一下就過去,咬牙流淚忍痛邊告訴她哺乳一路走來的狀況。阿長聽了我的擠奶狀況,搖頭說「妳坐月子一定沒什麼休息,月子沒做好」我又哭得更慘了。
她告訴我很多哺育母乳的概念,諸如堅持親餵,親餵完不另外擠奶以達平衡等,還有月子中心灌奶過度餵食的照顧手法,徹底顛覆我對哺育母乳的想法。最終我謝過她,覺得放下心中大石,母乳之路應該就此順遂吧?

只是沒過兩天,胸部又塞。我回醫院產科檢查,醫師說有乳腺炎,請我定時服用抗生素與止痛藥。但硬塊依舊在,幾度眼眶紅,我帶著老公與喵寶又去找阿長。阿長除熱心幫我解惑,調整餵奶姿勢,另要我實行全親餵與躺餵,丟棄安撫奶嘴,並提供我衛生局印製的母乳書籍與演講的 PPT 檔。無論如何,親餵就對了。原先我和老公還期望平日親餵,睡前瓶餵(瓶餵多一點,寶寶可以睡久一點),這下是完全不可行了。

我照阿長的吩咐去做,躺餵剛開始很不順遂,滿月的喵寶吸奶,乳頭總是莫名酸痛;她飽餐後睡得香甜,我乳頭酸刺得蜷曲身子如蝦米,過一小時仍無法入睡。另外按西醫吩囑吃了一個月的乳腺炎用藥,乳房依然反覆阻塞。我試著說服自己放寬心,給寶寶吸就對了,同時也避開所有的發奶物品,甚至自己吃了些退奶的韭菜(此非阿長建議)。每日的心情取決於餵奶與硬塊塞奶的程度;就在塞了又好好了又塞的反覆輪迴度過十月。

信義母乳哺育團體
十一月起我開始參加阿長推薦的母乳團體,月中找阿長再解決那一大一小的胸部,阿長一摸還是塞得頗嚴重,右邊大概有點纖維化。擠出一瓶脂肪滿滿的奶,阿長還告誡我不要邊洗澡邊擠奶。謝過阿長後,為了不要常常麻煩阿長,我致電請母乳協會推薦中醫調養乳腺。中醫把脈後也覺得奇怪,說我體虛氣弱理應奶水不足,怎會奶水貢貢流還塞奶?喝了幾回自煎的貴森森水藥後塞奶狀況似有好轉,但當醫生要幫我調養體虛,我又開始塞奶。原來我體虛還補不得,真慘。

母乳之路
▲擠出的母乳經冷藏會分層,我之前擠的母奶是上面薄薄一層脂肪,下頭是略顯清澈的奶水。阿長幫我擠出這瓶「塞奶」,上頭滿滿的都是乳脂,底部才是薄薄一層奶水。

十二月,我的奶量與喵寶吸吮的量已逐漸邁向平衡,右邊小白點反覆發作,另有些疑似纖維化的小結節,不痛,處於可與硬塊和平共處的狀態。依然有別於多數哺乳媽咪,走反路,避免發奶食物,退奶地雷食物(韭菜、人參)來者不拒;有疑似快塞奶的狀況除了給喵寶吸,就是泡人參茶咕嚕飲掉。少量多餐的喵寶半夜睡覺仍得親餵個兩回,雖然躺餵成「巾」字型總睡得手臂酸痛,且睡眠依然不足,但只要餵奶順暢,這點麻煩我都可以忍耐。

從「妳的乳房是裝飾用的嗎」的沒奶質疑一路走來,我的母乳之路是血淚交錯,走來跌跌撞撞。還不敢說達到供需平衡的母奶涅槃(不會沒奶、更不會乳腺炎),但至少已看見曙光。看見喵寶偎在懷裡,聽著我的心跳與呼息安心地喝奶,彼此緊密的相靠,我知道這是我能給她最好的禮物。(最要感謝的是阿長,沒有她的熱心協助,我不可能純母乳走到現在啊!)

有耐心觀看碎念至此的人有福了,文尾整理自己血淚換來的哺餵母乳重點當 Bonus:
1. 產前準備
●推薦買本陳昭惠的《母乳最好》來讀。
●瞭解國民健康局的母乳哺育網站內容。
●參加各縣市衛生局舉辦之母乳聚會團體學習正確母乳哺育與分享經驗。
(奶粉廠商舉辦的媽媽教室多半會為促銷奶粉而傳遞錯誤的概念)

2. 產後應戰
●盡可能全親餵,避免瓶餵造成乳頭混淆。
●寶寶要吸就給他吸,多吸奶就多,以寶寶的需求來建立奶量。
●多睡,維持好心情。
●記得國民健康局「母乳諮詢專線 0800-870-870」尋求協助。
●職場哺乳教戰於《母乳最好》書裡有載。

3. 個人發奶食物(因體質差異,僅供參考)
●珍珠奶茶、飲冰室茶集綠奶茶等奶茶類飲料。
●豆漿、統一蜜豆奶等豆類甜飲。(坐月子半夜沒法請人買現煮豆漿,就喝蜜豆奶)
●羊肉、鴨肉。牛肉也會,但前兩者效果較強。
●薑母鴨、麻油雞、香菇雞湯等補品。


11 則留言:

Adonis 提到...

當媽媽的,辛苦了。真是字字血淚…

Mrs. DSN 提到...

辛苦妳了。

喵。 提到...

珍珠奶茶、飲冰室茶集綠奶茶
這種奶可能比較不好﹍,母女都是﹍妳要不考慮先奶茶?

Shivian @ Everywhere 提到...

看完之後,真的覺得妳好不簡單。雖然阿長說無論如何堅持親餵,可是看妳一開始就破皮結痂的,恐怕也很難吧。

yajen 提到...

您好:我也正走在塞奶擠不出,要退奶還是繼續餵的關頭,想請問您傳說中的阿長怎麼連絡,謝謝。

Claire Lin 提到...

妳好棒~我也是親餵的母乳媽咪~
但是跟先生討論後原本只有睡前的瓶餵,因為跟婆婆住一起,為了讓她開心,中午會讓她瓶餵一次,所以很辛苦。
加油囉^^ (from Claire媽咪)

珮婕 提到...

您好,我也是乳線炎很嚴重的新手媽咪,塞了有快五個月之久,在乳暈處,目前發炎變大中,去台大抽了四次多的膿+乳汁也沒用,想請你介紹那位會通乳線的中醫好嗎?

chatte 提到...

@珮婕
妳好,母乳協會推薦我的是全德中醫的王麗香醫師,院址位於羅斯福路三段;門診表可參考此處。http://www.chanderclinic.com/taipei/index_taipei.html
個人覺得吃中藥算調養,無法一帖見效,塞脹到痛時我甚至去抓退奶的炒麥芽煮來喝(不建議效法,此乃狗急跳牆)。妳還在台大抽膿了四次,真的很勇敢,那種錐心之痛想來我都快跟妳一起掉淚...
關於通乳腺很多人推婦幼醫院的陳火木醫師,不過他的診總是滿額,得耐心等候。另推薦信義區母乳團體http://mai168999.pixnet.net/blog,那裡有很多高手,希望能幫得上妳。
母乳之路不容易,一起加油並祝一切順暢!

匿名 提到...

媽咪你好~
我想知道丫長的連絡方式~小孩剛出生十天,依舊不會親餵,搞的我每天都要擠出瓶餵,且有一邊好像有塞奶的FU,而以可以請你幫幫忙嗎~謝謝!

chatte 提到...

@匿名媽咪
妳還在坐月子嗎?如果可以出門的話,11/5 10:00-12:00 有信義母乳團體聚會,在信義區健康服務中心多用途教室
(信義路5段15號1樓),那裡有很多高手,也可以一對一教學。
若妳不克前往,可以撥打信義母乳團體02-27234598#227聯絡人「許惠湄」,也可以聯絡到阿長。她的部落格在這裡 http://mai168999.pixnet.net/blog
祝福妳哺育母乳順利^^

Inman 提到...

大大,看完你這篇內容,我都已流下了男兒淚..媽媽太偉大了。 我也即將在四月中旬初為人父,看來,我得快來拜讀一下「母乳最好」這本書才行。 謝謝你的資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