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2008年5月27日

舔一口融化的時光冰淇淋

義美冰淇淋
標準的時間分法是以年月日時分秒為單位去計算。而在 Mac OS 電腦系統裡,iPhoto 以 event(事件)劃分時間,乃因人生由幾個重大事件組成,假如論對 1998 年 4 月 13 日有什麼印象,若非特意上網去查,要不還真想不出來。但提到 1999 年 9 月 21 日,921 地震撼動的記憶讓我們對時間很快地產生連結。這樣看來,對時間的印象,似乎真是建立在事件與相關的經驗感受上,如親人的離去,孩子出生的喜悅,換新工作的期待,到某地旅行的文化衝擊等,一個又一個的事件堆疊起來,就像玩俄羅斯方塊那樣,一塊又一塊的磚隨機掉落,然後我們想辦法調整姿勢、方向去讓這些事件形成有意義的累積。

聽過一個詼諧的說法,喻時間就像乳溝,擠一擠便有了(只是這說法對男生不太適用,若像股溝不用擠便有豈不更好);我覺得我的時間比較像支冰淇淋。

小時候我媽說帶我去台北,都是帶我來延平北路逛。鄰近有美輪美奐的大千百貨,我們會在義美稍停,買支冰淇淋嘗嘗。那個年代能吃冰淇淋是極難得又寶貴的經驗,我願意跟來延平北路,只為嘗期待的冰淇淋。

但夏日的冰淇淋融化的何其快呀,不一會兒就要滴的滿手,連忙又舔又吸地吃的一臉狼狽,一支冰不消五分鐘就吃完了。我有時很感慨,覺得自己(或自己的時間)就像那支冰,精力與熱情太快耗盡融去,急急忙忙地吃著,吃下去的不知是童年的回憶,還是我的人生。

唯有吃冰淇淋的那刻,時光是靜止的。兒時吃冰的記憶、忙碌的生活停止了,快樂凝結在這短暫瞬間。我太想留住那美好的甜味,因而不斷的追趕,冀望自己停留在這一刻。

舔冰淇淋

希求時間靜止,這或許是拒絕成長的任性吧。時光融去的太快,既留不住,也無法與之對抗,因而蹉跎,因而一逕拖賴。然而心底隱約有個聲音說「該走了」。那麼,且待我舔完這口冰,隨著歲月一起融化,melting with the time,是時候繼續走下去, move on 到下一階段吧。



附註:這是今年一月的在延平北路義美門市拍的舊照。


3 則留言:

Mrs. DSN 提到...

妳的文章總是那麼感性。

Mrs. DSN 提到...

像冰淇淋般令人回味無窮。

chatte 提到...

@mrs.dsn
其實說不上感性,我自己都還覺得文如其人,讀起來有陵有角硬幫幫。倒是生活的感慨碎念真是多了些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