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2008年12月24日

撕髮迫害

撕髮迫害
婚宴上新娘不能若往披頭散髮,得請新秘巧手改造,又編又挽,結髻簪花,短短十五分鐘將黃毛人妻改造為長髮纏頭若峨大冠的美豔新娘,方可輕攙新郎昂首蝸步入場。

我的髮質柔細程度和娃娃有得拼,很難營造豐厚髮量,以玉米鬚夾燙捲頭髮雖快速,但頗傷髮質,新秘便幫我改以接髮片的方式處理。婚宴結束返家拆髮,發現頂了一頭假髮,臨時起意自導自演扮高喊「撕髮迫害」的蚯腋,證明...人妻也是蠻無聊的。

頭髮到底能幹麼呢?像以前中古世紀巫婆施咒,都要蒐集些對方的頭髮,代替受咒者身份,丟進那冒泡的熱鍋,融合著滿腔恨意與眾多藥材齊熬煮。或者,最出名的還是大力士參孫的寓言,頭髮象徵男性力量來源,將頭髮剃除,參孫會變得若一般人虛弱無力。

其實頭髮不過就是死去的蛋白質,在人身上大概是作為妝飾,與其說是力量來源,不如說是想像與自信來源吧。回頭想想,我們不也習慣了身上的妝飾?不遮黑眼圈不戴假睫毛不出門?照片不修不放部落?塞墊隆乳抽脂整形樣樣來;緊抓著裝飾,也緊握著執念,對於自己的真實樣貌,反變得不大能接受了。

有人勸蚯腋別在意頭皮上的面子問題,多充實頭皮下的裡子問題好。我無意批評蚯腋的行為,只是看他也瞧自己,覺得人的某些執念確實難以根除,那絕對比紊亂糾結的三千煩惱絲還難理啊。


4 則留言:

Mark 提到...

非常同意妳最後一句話

大隻喵 提到...

呵~~表情很夠勁~
chatte 真的很厲害呀!!
^++++^

順祝聖誕快樂唷!!
:)

chatte 提到...

@Mark
存在這世上的執念與偏見甚多,有時我也怕自己脫離執念卻又落入了新生的偏見(歪頭)

chatte 提到...

@大隻喵
呵呵,厲害的是新秘,她幫我搞了這麼大頂假髮,我險些以為自己是十六世紀的法國貴婦了XD
Merry Christma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