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2006年12月17日

腦內文字謎蹤

今年的我常恍神,思緒有時就這麼地飄了,而我也沒特別注意思緒究竟飄向何方。直到前幾天走路回家時,才猛地抓到思緒的小尾巴。

在沒注意的狀況下,我的腦仍會將所接受的文字訊息重組(通常這些文字看來是沒什麼意義的,特別是對工作無所助益),無怪乎我總覺得腦袋空轉耗神。就 December 14th 這天來說,我寫到了 ho ho ho bra,於是 ho ho ho bra 就被大腦拿來分割拆解、和其他字詞連結並重新賦予意義。bra 的意像讓我想到 Wonderbra,又想到了 zebra、cobra、algebra,接著又與中文結合有了這樣的句子:

wonder班上有個 Debra
每日都穿 Wonderbra
她最討厭 algebra
喜愛條紋 zebra
心狠手辣像 cobra


當我回過神來,大概只有隨想到 Debra 穿 Wonderbra 討厭algebra 的階段,但已讓我訝異不已,頗有抓到大腦與文字偷情之感。這樣的事情並非刻意,似乎是一種無法控制規範的現象,即使我希望我的腦在下班時好好地休息,但無意識裡她便是一直忙碌地對文字解構重組,難道我大腦是要以文字趣味自我娛樂嗎?

諸如此類的(冷)範例還有很多:
1.
Yoyo:現在出版業很不景氣,我應該要找後路了。
我:找後路可,不要找到厚德路了。(←厚德路是插字玩笑。)
2.
Joan:現在出國總有不踏實的感覺。
我:那去外面搬塊一踏如何?(←踏石是同音玩笑。)
3.
(在寫自然拼音範例時 ch / ge 又碰到一樣的事情。)
老林想買 orange
可惜沒有 change
於是找了 judge

法官跑到 church
找了一位 coach
坐下來吃 lunch

最後…老林還是沒吃到 orange *淚*

我的大腦究竟裝些什麼呢,難怪我無法進行什麼有深度的思考。下次別人再說我走路時若有所思或是呈現恍神狀態,大概不難理解我在想什麼了。
word
(圖說:我的腦內應該有個小矮人,24小時不斷地處理文字訊息吧。 )



8 則留言:

Jame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James 提到...

愛做文字聯想的多半左腦比較發達,以前看謝志偉寫文章,也常有這種神來之筆,莫非念外文的人腦筋比較靈活?

chatte 提到...

James沒有改錯,語言皮質位於左腦。你島上莒光哲思討論的兇,對於威尼基區可是多有刺激啊。

Jame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James 提到...

威基尼出現的年代和反社會風潮同時,不過變成莒光日教學可不好。小島多點比基尼,少做不必要的詆毀與攻擊會更好

chatte 提到...

威尼基管語言了解,威基尼是腦內的大溪地,多些視覺刺激活絡腦內神經也很不錯。
By the way,james又變小寫,莫非要捨棄資本主義了嗎XD

凱小莉 提到...

可怕的聯想跟冷笑話~在辦公室裡我感到了一陣涼風颼颼~

chatte 提到...

凱小莉秀秀,給妳件外套穿~(拍)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