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2007年8月21日

玉山行-登頂有感

IMGP8316
本系列真誠版完結篇。

不比華山?
經理登了玉山,嚷著景觀不比華山,日出不比阿里山,加上回去後腰椎發炎趴了兩天,苦上加苦,頗有此行徒負之嘆。我沒吭聲,也不否認玉山既無華山那樣令人呀然讚嘆天工雕物之精的奇岩絕石,也少了華山那般絕塵棄世舞雲論劍話刀藝的俠客骨風,然我心中的玉山卻別有樸實的樣貌。

常聞「征服玉山、玉山攻頂」,且玉山常被賦予女性化樣貌,大抵是因為黃天后土,國外似亦有 motherland 的說法。然我不這麼想,玉山有其冷峻嶔崎之貌,碎石遍布的脈絡,加上歲月刻畫的線條,好似緊抿的嘴角,讓我沒來由地想起過世已久的阿公。也許那就是我所知曉的台灣人,沒什麼炫人的包裝,憑著一股憨勁,在寒冬中挺起腰桿,多苦總有辦法攢錢過日子。玉山的樣貌,恰反應了最真實的台灣。

爺爺牽牛

感慨最深
若要問我對玉山的感動為何,我想禮記中庸所載的「行遠自邇,登高自卑」應可明述心境寫照。這麼說並非要引經據典裝氣質,反正我的氣質早在排雲的晚餐喪失殆盡,登頂大哭那刻也是面子丟大了,然而當手指拂過化石表面,親手觸摸歷史的刻記,內心悸動卻是難以言述的。原來二十餘載,不過數千萬年之一瞬,米六之軀,不過群岩巍峰之一粟,天地造物,豈有我抱怨厭惡之由?立於此地,我怎能不心學謙卑,安然看待自己的境遇?

靜默中尋求自我
入夜了,城市光鮮的燈海與往來的人潮交織為慾望的海洋,為物所役是沈重的,內心反覺得空虛起來。向晚的街燈如無法實現的願望,在虛實之間閃爍。這是明暗難分的迷濛世界,所有的界線,都是模糊不清的。

遠離了城市,在完全黑暗的寒林,在陡峭難行的石坡,一切化為極簡,唯有毫不猶豫直射而來的月光,顯得分外莊重,果決地打在身上,似要求我們現出赤裸自我,與內心毫無遮掩的對話。少了城市光海的塵囂紛擾,明/暗、動/靜、虛/實的對比愈顯強烈,皎月與暗林,不動如山,行走之旅。

此刻是難得的靜默,行走於黑暗之中,讓良心與理性的眼清明,聆聽內心的掙扎,認知自己的缺乏與無助,而又接受自己,這是學習謙卑的一種方式,也是尋求自我的深度之旅。過往的登山客,來到山頂見到「心清如玉、義重如山」的石碑,或許也是相當有感慨的吧。可惜現在這塊石碑因被質疑替王建民銀行背書,已遭撤換,登頂後見到「Mt. Jade Main Peak」,心中的感觸也淡了些。
IMGP8314


何以玉山
近來多登了幾座山,下班時常懷念那不聞車聲人語嘲雜的美好,尋求那樣靜謐的所在,也無須思考什麼,只是靜靜的待著就好。陋室銘寫得好:「山不在高」,這樣的需求無須登上絕頂高峰才能達成,一般郊山小徑即有成效。也許景致無高山那般秀麗,視野無巍峰那般偉壯,但以訪幽小憩的心態來看便已足矣。反之若各位以尋求脫凡絕俗一聞山之靈氣的心態來訪玉山,可能還會相當失望,畢竟玉山近來已成熱門大眾路線,排雲山莊天天客滿,而這趟我自己走來走的雖慢,但還覺得嚮導催人甚緊,無法好好欣賞景致,也是遺憾。

那麼,為什麼還要登玉山呢?感受超越顛峰的雄偉?呼吸不受污染的空氣?

我覺得是親身體驗台灣的成長。在樸實的外表下,一點一滴發現他的美好。

當然我觀察的不夠仔細,深刻的思考也不是我的專長,更別說下山後要繼續過著為事所忙、為物所役的日子。然玉山所帶來的點滴脈動,於我或於你,都可能是一次清心通腸的脫俗洗禮。


1 則留言:

Jame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