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2007年10月16日

十月十,憶雙十

國定假日早晨的捷運,少了上班族與通勤學生的擁擠。車廂裡難得的空盪,讓來公司加班的我稍有些許「過節」的感觸。

我記得小時候,到了這天,翻開日曆會出現亮眼的雙十紅色圖案,好似結婚門口貼著的雙喜字眼那般喜氣。圖案旁邊還會有排標註「國定假日,請懸掛國旗」,但隔壁的鄧先生早已在家門口掛起了國旗。扭開電視,因三台聯播別無選擇,只有閱兵典禮可看,於是邊吃早餐邊看著三軍儀隊踢著角度一致的正步走過司令台,在口令下舉起帶著白手套的手向總統敬禮,三軍樂隊所背的「白色大碗公喇叭」(註1),也會同時把「碗口」轉向司令台。

三軍之後,不讓鬚眉的木蘭隊也很引人注目,這一群女子軍官組成的行進隊伍,斜背著白色小方包,身著白色窄裙,以競走的快速步伐通過司令台。當時的我很納悶:她們為什麼要這麼趕呢?

除了早上的閱兵典禮,下午的國慶遊藝活動也很熱鬧,多半是一些舞龍舞獅、民俗舞團、學校樂儀隊的表演,晚上還有國慶晚會,一整天都是熱鬧滾滾的。


上了高一,我和多數六年級北市公立高中生一樣,也在介壽路(註2)坐童軍椅戴著彩色傘帽。朵朵傘花,在烈日下排成「中華民國萬歲」六個大字,傘帽之下是汗如雨落的面龐,還有枯坐兩三小時卻讀不進半個字的歷史課本。

典禮中途不是完全閒著,有時大夥得配合擴音機齊呼口號,如「總統好」、「中華民國萬歲」之類的,女司儀更要帶頭以拋頭顱灑熱血的激昂腔調唸出祝詞,「國運昌隆」字字鏗鏘,慢速,尾音還拉的特長。典禮將畢時,和平鴿與氣球一同施放,明明是九十幾年了卻播著「我的未來不是夢」「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有種不合時宜的詭異。於是我們在張雨生高亢的嗓音中,看著氣球如夢一般消失在天空的盡頭。

當時不覺得這些事有什麼意義,但散場時看到觀眾席那些努力和我們揮手的僑胞們,好像也真能感受到一點歡樂的氣息。

高二加入了樂隊,因此以表演者的身份參加國慶晚會。
晚會是預先錄好再於國慶當晚播出,在抵達林口體育館後,彩排一次直接上場。正式上場時燈光打的很亮,實在也看不清楚觀眾的臉長的什麼樣,加上儀隊排在前面耍槍搶鏡頭,樂隊只有陪襯的份。不過也無須和儀隊計較,因為樂隊要參加的表演場合及室外音樂競賽,其實比儀隊來的多。

彩排完我們在座位區休息,看其他表演團體彩排。很意外的發現殷正洋就坐在我們前排。雖然他當時已經「有點」過氣,在我心中還是個實力派金鐘歌王。殷正洋本人沒有什麼大牌不易親近的冷漠感,也沒有什麼銳氣,和相片一樣看起來一派溫和,就像是鄰家大哥般和我們聊起天來。聊些什麼,我也忘記了。不過我手邊還有他的《該給妳多少》這張專輯,上了大學還常聽。

殷正洋趙寧
當天有要到殷正洋與趙寧的簽名。我翻出了簽名,發現這泛黃的小紙要命的點出現實的殘酷。畢竟,這可不是民國 96 年啊。


【附註】
1. 進樂隊後才知道這白色大碗公名喚「蘇沙」(Sousaphone),為低音號的一種,其實是改良 tuba 而來,方便背負於身上。我很慶幸吹的是 trumpet...,因為 tuba 真的很重!
2. 介壽路現為凱達格藍大道。


4 則留言:

小貓 提到...

喵~這位姐姐好像綾瀨遙喔^╴^

許董 提到...

回憶起我高中的印像
也是坐著童軍椅
上面頂著傘帽
不過不同的是我看的不是歷史課本
是top(當年的連載漫畫)

chatte 提到...

奶油小貓好,
謝謝你的讚美,若我的身材有綾瀨遙一半好我就很偷笑了。
By the way,女人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是因為這女生夠成熟夠獨立,反之男人也行,所以似乎無須為這個理由去當女生吧。

chatte 提到...

To 許董
哇,Top耶,真的有一點年代了。
看來你之後把沒念的歷史全念完了,是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