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2008年2月16日

心情不好怎麼吃

燒麻糬在一個既慍且惱的傍晚,我對這個被稱為「晚餐」的名詞徬徨了起來,該吃些什麼,卻覺得胃口不好。

撥了電話給友人尋求建議,電話那頭說得直快,「乾脆別吃,直接回家吧。」頗有「平日愛吃成性,省個一頓顧身材」的勸誡意味。然我沒這麼好被說服,坐著捷運思索各地區與各食物的排列組合,突地一個念頭乍現,絕佳組合,民生西路阿桐阿寶四神湯與雙連○仔湯(雙連圓仔湯)的燒麻薯。


起先我納悶是怎麼直覺起這念頭的,後來便理解了。

阿桐阿寶的精熬的乳白湯頭裡是堆成小山的豬腸與薏仁,豬腸雖經粗鹽清洗去腥,口感上是比慈聖宮的稍軟爛些。舀起四神湯裡滿滿的豬腸,送進口便是一陣大嚼,嚼的咬牙,咀的切齒,湯沒了,再添一碗繼續大嚼。

嚼完了走至雙連○仔湯(雙連圓仔湯),這種冷天點一粒燒麻糬單人吃忒好,雙手持箸對著渾圓糯肉,目露行刑凶光,即刻對向縱切大卸八塊,化食場為殺戮戰場;挾起這軟熱的小外星生物,無聞其哭號,無視其顫抖,對著花生芝麻糖粉左右沾裹,務求均勻,張嘴送進嘴裡,嚼、嚼、嚼。不出三分鐘,殲滅小白麻糬任務達成。

藉口腔咀嚼吞嚥得到發洩與滿足,可能要被佛洛伊德歸類成口腔期(oral stage)發展不順的口腔性格。現在責怪以前顧保溫箱的護士沒給我足夠的奶喝,害我受挫,這樣的怪罪也是於事無補。不要緊。大啖美食總比把煩惱苦水吞下肚來的美味與撫慰,是吧?


8 則留言:

許董 提到...

話說
這網誌最常出現的就是
吃 吃 吃 吃
該不會你的薪水都貢獻到上面去了吧

大隻喵 提到...

哇~~本篇好毒啊~~
可怕的照片+可怕的文字
害我邊看照片與文字邊跟著吞嚥口水....

尤其到"大卸八塊"四字
喔~~真恨不得將一整個燒麻吉直吞入肚
天啊~~~

咪 提到...

拍的不錯,果然進步不少。
二樓的也厚道點,別說人家相片毒,得多給人家掌聲才是。

chatte下次可以嚐試把光圈再調小一點,改成F7-F8,這樣如此一來,在麻糬頂端的砂糖與花生粉也會一迸「立體的浮出相片來」

chatte 提到...

@許董
尚不至於全獻給五臟廟,正確來說是貢獻給閱讀、音樂、運動、美食,過理想而有要求(實際上是很混亂)的人生。

chatte 提到...

@大隻喵
我才要把妳家列為「半夜禁賞」部落格之一。明明吃飽了,做好防禦措施,還是被閃到...(畫圈圈)

那時候吃還帶有怒氣,才會咬牙想大卸八塊。平常優雅慢嚼就好囉。

chatte 提到...

@咪醬
那是舊照了,因為覺得只放文字沒圖襯怪怪的,就挖舊照來擺。
(後來跟妳們吃飯才知道要縮光圈,不過以前包含巴黎行那一拖拉庫照片都已經拍了,也不可能重拍,就說服自己「重點在文字唷」湊合著用XD 其實我後來拍近照也常忘記縮光圈,真糟糕)

chatte 提到...

@咪醬
噢,對了,在麻糬頂端的砂糖與花生粉也會一迸「立體的浮出相片來」聽起來感覺真好。

咪 提到...

>其實我後來拍近照也常忘記縮光圈

其實我一開始也都忘了這回事,不過,偶爾在假日有空時,正中午會拿相機,把糖果拆了擺在窗邊拍著玩,妳可以試試看把妳的相機,光圈調在F3-F15的感覺。

會要在中午跟窗邊試,其實是光線比較足,不容易有振跟需要補光的問題,當然偶爾也可以試拍逆光的,被陽光透射過的食物,鐵定比較好吃喔!^+++^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